别了,小精灵

“发光,发光,消失。炎热的夏日夜晚,萤火虫照亮了我们的院子,我们许多人都怀念著它们。但是,萤火虫已在全世界慢慢消失。”

这是萤火虫保育网站www.firefly.org的首页所写的一句话。可悲的是,事实确实如此。陪伴著很多小孩成长的萤火虫,可能只会成为我们子孙的历史课本内容。

美国麻省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和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的联合团队于今年2月初在《生物科学》(Bioscience)期刊发表一项研究。

经过参考了350位来自各地的科学家和保育人员提供的资料后,此研究得出了几个分析与结论:栖息地流失、光污染和农药都是萤火虫所面对的生存威胁。

其实,科学家们和www.firefly.org早已在十多年前列举一些证据,证明现代社会的发展正在毁掉萤火虫赖以生存的田野和森林,而人造的灯光干扰了它们的闪光,让它们在全球许多范围内消失。只不过,当时似乎没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很多人并不知道:萤火虫需要一年的时间来孕育,从卵到幼虫、蛹和虫,单是从蛹变虫就需要约50天。惟,蜕变成萤火虫后却只有平均5天的生命。

成为生态环境指标

尽管萤火虫的生命极为短暂,但这些“黑夜小精灵”乃生态环境指标的昆虫,也被生物学家形容为大自然的焰火,因为它们不仅为大自然带来一道非常美丽的风景线,也因为它们非常挑剔,只在环境好的地方安家。

维州理工大学的昆虫学家埃瑞克‧得伊(Eric R.Day)曾提到,在有四季的国家里,干燥的夏季让萤火虫的幼虫得以存活生长,因为一滴雨水都可以置小昆虫于死地,而春天的潮湿又可以让萤火虫喜欢吃的极小生物得以繁殖。

此外,它们对农药非常敏感,同时对土地的变化、变迁也一样,比如一片草地变成一片社区,那萤火虫也会跟著草地消失。

以蓝色幽灵萤火虫为例,雄虫盘旋飞行,它们持续发光而不是断断续续地闪烁,因为他们需要寻找完全没有飞翔能力的雌性。当栖息地消失时,就会毁掉无法飞行的雌性萤火虫,进而毁掉这个种群的萤火虫。

因此,美丽的萤火虫只在美丽的环境成长。如果能在一个地方看见萤火虫,那表示这个地方的生态环境非常健康良好,气候气温也非常适当。

活在钢骨水泥的森林里,这也是为何我们愈来愈少看见萤火虫出现的原因。因此,我们子孙的童年回忆里,只有追著霓虹灯或烟火的人造璀璨,而不是萤火虫的尾巴嬉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