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霾害 印尼依然“逍遥”

 

 

虽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但为邻却带来超过30年的祸害,难道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是的,我说的正是与我们为邻的印尼。自1980年代开始,印尼就为我们带来跨境的烟霾祸害,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与频密,每逢旱季就会遇上强弱不一的霾害,甚至多次导致我国停课。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在2005年时巴生港口空气污染指数一度突破500点,使当局宣布进入紧急状况,除了学校停课,港口和机场也停止操作。2015年的霾害也导致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停课,甚至是国际赛事也被迫取消。

 

如果生活上遇到麻烦的邻居,我们尚可搬迁,但当我们遇上每年带给我们霾害的邻国,搬不得又怕处理不当引起外交问题。周而复始的霾害,难道身为受害者的我们总是被动性的接受?

 

 

 

最气人的是,当问题发生了,只会否认却没有解决问题,这种试图推卸责任的做法实在要不得!早前,印尼气象、气候与地球物理局(BMKG)引用数日的卫星数据,来否认近日笼罩大马的烟霾源自印尼苏门答腊的报道。

然而,根据总部设立在新加坡的东盟气象中心(ASMC)的声明,印尼的说法与东盟气象中心的数据有所矛盾,数据显示苏门答腊及加里曼丹的烟霾分别跨境吹往西马半岛及砂拉越的方向,直接打脸印尼当局。

 

大马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表示,大马政府将通过一切外交渠道,以向印尼政府施压,对现有烟霾问题采取行动,此举也是为了向印尼政府说明解决印霾问题的迫切性。

 

杨部长的声明似曾相识,因为在过去十多年里,我们几乎每一年都会听到负责相关课题的部长在霾害期如是发言。因此,声明也和霾害一样,周而复始。

 

外交施压不足够

 

惟,霾害这个问题已经出现了30多年,情况不仅没有改善,而是愈加严重。由此可见,当烟霾每一次造访时,东南亚各国尤其是马新两国领袖通过外交施压尽速采取行动已是不足够的。

追本溯源,霾害源自于非法的刀耕火种活动(意即烧芭)。其实,印尼已于2014年9月批准《东盟跨境烟霾污染协议》,此协议也列明印尼需凭着自身的努力和国际合作来实行措施,解决烟霾问题,否则需要为烟霾对东南亚邻国的影响而面临法律程序。

 

尽管时任印尼警察总长巴德罗丁·海迪在2015年霾害后曾说,处理非法烧芭案比涉及毒品和恐怖主义的案件更难应付,但这绝不是借口。

 

身为印尼的邻国,也是霾害的受害国家,无论是大马或新加坡政府都必须施压印尼加强执法,同时履行《东盟跨境烟霾污染协议》的内容与承诺,才有望一劳永逸的解决这鬼魅般缠身的空污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